芜湖党史 当前位置:首页 >> 芜湖党史
五四风云撼芜湖
录入时间:2012-09-05 15:03:29

 

五四风云撼芜湖

 

五四运动前夕,芜湖已是一座非常繁盛的商业城市。自1876年芜湖被辟为通商口岸,次年2月正式设立海关和通商租界,芜湖就成为安徽最早对外开放的门户。其后,英、美、德、日等国商人在芜开设商行数十家,各种洋货纷纷涌入,地方民族工业从此一蹶不振。由英国人长期把持的海关就象一根粗大的抽血管,每年从芜湖拿走的税银不少于120万两。而日本人开设的商行则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他们同时还开设工厂,开发矿山,从芜湖攫取巨大的经济利益。1882年,李鸿章又奏请清廷将镇江七浩口米市迁至芜湖,形成了盛极一时的米业市场。这时,芜湖商业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繁荣期,以十里长街为商业中心,大小商店鳞次栉比。到五四运动前后,芜湖已有大小商店近万家,店员、学徒数万人,当时被称为“长江巨埠”、“皖之中坚”。

这一时期,芜湖现代教育也取得了很大发展。1904年下半年,由安徽著名的教育家李光炯先生在湖南长沙创办的安徽旅湘公学迁至芜湖,改名安徽公学。当时一些非常著名的进步人士和革命党人如苏曼殊、谢无量、柏文蔚、江彤候、俞子夷、张之屏、周震麟都在该校任教。不久,在芜湖办报的陈独秀也到该校担任国文教员。由于安徽公学的巨大影响,吸引了全省各地以及省外的许多有志青年来到芜湖,就读于这所学校。辛亥革命后,安徽公学又一分为二,一为省立第二甲种农业学校,一为省立甲种商业学校。

芜湖当时的另一所名校省立第五中学,也是名师荟萃之地,聚集了许多教育界进步人士,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刘希平和高语罕。刘希平早年留学日本,是老同盟会会员。辛亥革命胜利后刘回到国内,屡次辞官不就,立志于教育救国。1916年他受聘于省立五中,教授国文与修身课,五四运动后,被学生推选为校长。同年,他又介绍著名的革命党人,才华横溢的高语罕到五中担任国文教员,后兼任学监。由于校长潘光祖时任省公益维持会委员,主要精力不在学校,学校的一切事务就由刘、高二人负责。在他们的支持下,1917年五中在全省率先成立了学生自治会,实行“校务公议”、“经济公开”。随后,在高语罕的倡议下,以省立五中学生为主,联合芜湖各校一些进步青年学生,成立了“安社”,编印社刊《自由之花》,进行反对强权、反对礼教、反对专制主义的宣传。蒋光慈、祖晨、李克农、钱杏邨等,都曾是该社的成员。同时,刘、高二人还联合各校进步师生,先后创办了平民学校和商业夜校,为人力车夫、纱厂工人、商店店员、学徒及其子弟进行义务教育。在他们的帮助下,这些人不仅学到了文化知识,思想认识同时也发生很大变化。五四时期,省立芜湖第二女子师范学校、芜湖公立职业学校也聚集了一批进步师生。除此而外,还有教会在芜湖开办的几所中学,其中部分中国学生在五四运动发生后,也主动投身到反帝爱国的大潮之中。正是由于芜湖人民长期亲身感受到帝国主义的侵略之痛、掠夺之苦,并且有一批具有革命思想的进步师生汇聚在芜湖,才使芜湖成为安徽最早响应五四运动的城市。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作为战胜国之一的中国却在巴黎和会上外交彻底失败,中国代表团提出的各项条件和要求被完全否决,德国在山东胶州强行占有的租借地、铁路、矿山及其他一切特权,全部转让给日本。中国北洋军阀政府竟然准备在这样的和约上签字。消息传出后,1919年5月4日,无比愤怒的北京学生在天安门前举行集会和示威游行,遭到反动当局的镇压。反帝爱国的烈火迅速席卷全国20多个省、市的100多座城市,形成燎原之势。5月5日凌晨,北京学生运动的消息由电报传到芜湖《皖江日报》社。当时在《皖江日报》副刊担任编辑的郝耕仁随后托省立五中学生谭邦杰将这份电报送给了高语罕。高语罕立刻喊起还在睡梦中的学生,要求大家响应北京学生运动,并分派学生到各校联系。教师方面由高语罕本人亲自联系。5月6日,芜湖各校教师、学生代表在詹家巷举行联席会议。会议讨论通过了支持北京学生运动的宣言,同时决定成立芜湖学生联合会和教职员联合会,组织开展抵制日货的行动。会议还决定,5月7日为袁世凯与日本签订二十一条的国耻日,芜湖各校在这一天举行联合游行大示威。

5月7日,芜湖各校学生冲破军警的阻挠,走上街头举行游行示威,并用发表演讲、散发传单及组织检查日货队等多种形式发动市民参与斗争。在抵制日货的行动中,芜湖商业夜校的学生发挥了很大作用。由于这些学生原来都是商店的店员或学徒,店主一但购进或销售日货首先就被他们知道。他们马上报告学联,学联就在晚上派出学生到商店查抄,查出就送到十三道门空地(现鸠江饭店广场)烧毁。同时,学联还组织各校学生到长街各家商店挨户劝告,请求商人不再售日货。为了达到抵制日货的目的,学生甚至向商人下跪苦苦劝告,感动了许多良心未泯的中国商人。

芜湖进步师生的爱国行动引起了反动当局的极大恐慌。一次在芜湖商会召开的各界代表大会上,皖南镇守使马联甲杀气腾腾地宣布:“俺是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不懂什么爱国不爱国,芜湖学生会的牌子要摘下来。”马是一个行伍出身,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在他的淫威下大家被迫保持沉默。这时,只见萃文中学校长徐鸿藻站起身来,大声驳斥道:“马镇守谈的话,在我看来不对。我是个美国人。军队以保卫国家为天职,学生爱国就是保卫国家。军人不爱国,光靠学生能保卫国家吗?”马对徐鸿藻的话虽极为不满,但因为他是个美国人,也无可奈何。会后,马联甲还是派来了荷枪实弹士兵,强行摘去了设在花津桥芜湖学联的牌子,迫使学联无法正常公开地活动。

但是,芜湖人民的爱国热情并没有扑灭,支援北京学生的行动反而更加坚决、猛烈。为了解救北京被捕的学生,要求中国代表团拒绝在巴黎和会上签字,芜湖各校、各社会团体联合起来,先后多次向中央政府和欧和会发出通电,要求立即释放被捕的学生,力争国家主权。与此同时,许多商人也参与到抵制日货的行动中。

5月19日,芜湖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在芜湖开展抵制日货的行动后,仍有日本药商继续到长街散发广告传单和仁丹等。这一挑衅行为,激起公愤。当天下午,一些愤怒的群众围住日本人开的丸三药房,并抛掷砖瓦,砸坏了药房的玻璃。军警立刻赶到现场弹压,并抓走一人。另一件事是芜湖学生冲击总商会。事情缘起芜湖抵制日货的行动,从一开始就遭到了官僚资本家、芜湖总商会会长汤善福为首的一些唯利是图的商人的抵制。他们不仅扣留了上海商帮协会寄来的要求共同抵制日货的公函和传单,还私下大进日货,从中牟取暴利。在这种情况下,5月19日,芜湖各校学生2000多人在五中学生蒋光慈的带领下,包围了正在召开各业代表会的总商会,提出了封存日货、具结不卖日货、提倡国货的要求,并要求汤善福带头签字。学生的正义要求遭到了商会的严厉拒绝。双方僵持了3个多小时后,忍无可忍的学生砸烂了总商会,汤善福的脑袋也被二女师的女学生用茶壶砸破,汤善福等人终于被迫在协议上签字。这时,马联甲派来了一个营的军队赶来弹压。带兵前来的高营长在学生感人肺腑的劝说下回心转意,没有采取镇压行动,全体学生安全返校。

事发后,日本驻南京领事清野长太郎乘军舰来到芜湖,在对芜湖的地方官员进行大肆恐吓后,提出赔偿2800元,惩办参与闹事的10个人,给予在芜日商保护等3项要求。芜湖道知事余谊密立即答应惩办与保护的要求,但在赔偿方面,因日方要求与实际核查损失数目相差过大,转交北京政府派来的交涉员另行商定。日本领事回南京后,又先后派来嵯峨号、霰号军舰到芜驻防。日本水兵经常登岸寻衅闹事,列队到市区游行示威,调戏妇女,污辱百姓,并且故意和中国军人挑起冲突,骄横拔扈,不可一世。与此同时,皖省反动当局则惊恐万状。安徽督军倪嗣冲、省长吕调元请准国务院内务部同意,电令马联甲和芜湖当局,要求禁发传单,取缔结会,对开展爱国行动的芜湖人民“应即拿严办,决不宽恕”。此后,芜湖警察厅在全市实行戒严,检查邮电,扩招侦探,加大了防范和镇压的力度。

日本帝国主义的炮舰威吓和反动政府的高压政策不能动摇芜湖人民的爱国决心。为了能够与全国各地学生一致行动,芜湖各校学生秘密集会,决定重新组建芜湖学生联合会,加强组织领导斗争的力量。6月1日下午,芜湖中等以上各校学生齐集凤凰山萃文中学,召开学联成立大会,制定通过了学联的简章和宣言,并将宣言在上海《时报》公开发表。芜湖地方当局见高压不行,又生一计。芜湖道知事余谊密亲自出面和学生谈话,防止学生罢课。随后,官方又突然宣布学校提前放假,企图一举瓦解学生运动。他们更为阴损的一招,是准备秘密地对芜湖学生的思想导师高语罕秘密采取行动,迫使高离开芜湖避难。

就在芜湖反动当局自以为阴谋得逞的时候,另一股力量又开始发挥重要作用──这就是芜湖的爱国商人。在运动开始之时,由于总商会会长汤善福等人的压制和部分唯利是图商人的反对,使芜湖大多数爱国商人很难直接参与抵制日货等爱国行动。随着运动的发展,在学生的耐心说服和诚恳的帮助下,绝大多数商人终于站到了斗争的第一线,各行业公会开始自发的组织起来,宣布不进日本纱,不购日本糖,不买日本药,不雇日本船。芜湖商人还借用上海的办法,成立了很多“十人团”组织,在团体内具结志愿书,发誓不再购买日货。

当学生方面的行动遭到反动当局的压制后,芜湖的爱国商人并没有害怕和妥协。6月8日,芜湖商人响应沪汉宁等地的“三罢”斗争,从当天中午开始全体罢市。马联甲立即下达特别戒严令,派出全副武装的士兵封锁当时芜湖商业中心十里长街所有的路口及水道,不准商民互相往来,不准挑水,不准发通电。马同时宣称,一日不开市,就一日进行封锁。参加罢市的芜湖商人毫不屈服,共同集议后发誓:与其亡国死于他族之手,不如今日死在马联甲之手。如得不到满意的解决办法,决不开市。罢市一直坚持到6月10日,经过一些社会知名人士出面调解,各家商店才重新恢复开业。事后,芜湖商人纷纷登报宣布脱离协同官府压制罢市的总商会,迫使总商会会长汤善福、副会长邵侃如辞职。

迫于全国人民的斗争的巨大压力,6月10日,北京政府释放被捕学生,宣布罢免亲日派官僚。6月28日,中国代表终于拒绝出席巴黎和约的签字仪式,标志五四运动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的胜利。但是,部分芜湖爱国商人仍然没有停止抵制日货的行动,继续将这场斗争坚持了数月之久,表现了巨大的爱国热情和坚持不懈的斗争精神。在五四运动中,芜湖人民得到了极大的锻炼,培养出一批革命运动的骨干。从此以后,芜湖革命运动此起彼伏,连续不断,写下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芜湖历史上的辉煌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