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志求鉴 当前位置:首页 >> 史志求鉴
国民党蓄意制造皖南事变 安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房列曙
录入时间:2021-04-30 17:33:54
1941 年 1 月 6 日,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爆发,其作为国民党顽固 派蓄意制造的一系列反共行动的组成部分,是国民党推行消极抗日、 积极反共政策的结果,被视为国民党第二次反共高潮的最高峰,已成 历史定论。但近年来,诸如皖南事变系因新四军擅自北移所致、新四 军遭受围攻乃因其违令北上、新四军北移路线被封堵纯属“巧合”等 荒谬言论时常泛起,着力宣扬国民党“无过论”,其目的无非是为国民 党翻案,开脱其发动皖南事变的历史罪责。

罗织“罪名” 蓄谋已久

有论调认为,蒋介石并未有过消灭皖南新四军军部的明确计划, 试图营造出皖南事变系属偶然的假象。但事实全然相反。国民党在 抗日战争相持阶段到来后,日益背离全民族抗战立场,开始推行积 极反共的政策,打击共产党和其他进步组织,甚至武装进攻共产党 领导的抗日武装和抗日根据地。在长江中下游地区,活跃于敌后战历史评论 2021 年第 1 期 56 史事钩沉 场、声威不断壮大的新四军,日渐成为国民党制造摩擦、排挤打压 的对象。

据史料显示,早在 1940 年初,国民党便开始酝酿“剿灭”新四军 与全歼皖南新四军军部的计划。1940 年 2 月 27 日,蒋介石指令顾祝同: “第三战区内之新四军以及其他共党之行动,应严密注意防范,如其有 越轨行动,应严予制裁。”蒋介石令顾祝同将此意图密告第三战区第二 游击区总指挥冷欣等。在蒋的授意下,顾祝同于 4 月 2 日提出“剿灭” 皖南新四军与“捣毁扑灭其泾县附近根据地为主目的”的方案。9 月 21 日,顾祝同又向蒋介石提交了扫荡江南新四军的详细计划,拟抽调 方日英、唐明昭、刘炳哲等部,统一围攻皖南新四军。这些部队,正 是皖南事变时攻击新四军的“主力”。

蒋介石复电“准之”。

在国民党进行军事准备的同时,10 月 19 日,何应钦、白崇禧以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正、副参谋总长的名义,向八路军总司令朱德、 副总司令彭德怀,新四军军长叶挺发出“皓电”,罗织八路军和新四军 1938 年长江中下游广大地区陷于日军之手后,新四军在敌后战场坚持作战,稳定了苏 南、皖南等地局势,并与八路军南下部队配合,开创了华中抗日游击战争新局面。

图为新 四军创建华中抗日根据地形势图。



引自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 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2016 年,第 200 页国民党蓄意制造皖南事变 史事钩沉 57 的“罪名”:(1)不守战区范围,自由行动;(2)不遵编制数量,自由 扩充;(3)不服从中央命令,破坏行政系统;(4)不打敌人,专事并吞 友军。除此之外,这份电文还限令黄河以南的八路军、新四军于 1 个 月内全部开赴黄河以北地区。 对于国民党的无端指责,中共中央通过周恩来表达了抗议。

11 月 9 日,中共中央又以朱德、彭德怀、叶挺、项英名义复电,驳斥了“皓 电”的诬蔑,拒绝国民党要求八路军、新四军全部撤到黄河以北的无 理命令,同时为顾全抗战大局,表示可以将皖南新四军部队移至长江 以北。

12 月 9 日,蒋介石又发出手令,限江南新四军于 12 月 31 日前 开赴长江以北地区,八路军于次年 1 月 31 日前开赴黄河以北地区。 搭设陷阱 “堵击”新四军 在发出“皓电”的同时,国民党以先前针对皖南新四军的军事围 堵计划为基础,接连向汤恩伯、李品仙、韩德勤、顾祝同等部发出密 令,国民党军内部加紧联系,展开向新四军进攻的军事部署。

1940 年 11 月 3 日,何应钦、白崇禧电令李品仙,“惟江南之匪, 由三战区实施进剿,其必向江北无为一带渡江,我一七六师应准备以主 力阻止其渡江”,“乘渡江立足未定而击灭之”。11 月 14 日,国民政府军 事委员会军令部决定,第一步以第三战区兵力于 1941 年 1 月底以前“肃 清”江南新四军,然后“肃清”苏北新四军;第二步以第五战区兵力于 2 月 28 日前“肃清”黄河以南八路军、新四军。 12 月 3 日,何应钦报告蒋介石:“若江北异军竟敢攻击兴化,则第 三战区应将江南新四军立予解决。”12 月 4 日,徐永昌也向蒋介石报告, “若江北匪伪竟敢出击兴化,则第三战区应立即将江南N4A予以解决”。 蒋介石批示“可”。 12 月 10 日,蒋介石批准了所谓的《剿灭黄河以南匪军作战计划》, 用特急密电命令顾祝同,“按照前定计划,妥为部署”。

表面上,蒋介 石 12 月 25 日会见周恩来时还在表示,“只要你们说出一条北上的路,历史评论 2021 年第 1 期 58 史事钩沉 我可担保绝对不会妨碍你们通过”;顾祝同此时也在与叶挺讨论新四军 北上路线问题,实则国民党早已定下“解决”新四军的决心,对新四 军的围击已“在加紧布置中”。所谓以江北新四军进攻兴化为国民党军 发起攻击的条件,完全是借口。真正的目的是 13 日蒋介石在致顾祝同 的电报中作出的明确指示,要将皖南新四军及军部“一网打尽”。 在蒋介石的命令下,顾祝同开始实施“堵击”新四军的计划。

上 官云相被任命为围攻新四军的总指挥,他随即派遣“联络参谋”刺探 新四军的情报,并在徽州秘密召开军事会议,调第 40、52 师等部队云 集皖南。国民党就此一步步搭设好“堵击”新四军的陷阱。 蒋介石下令“积极扫荡” 1940 年 11 月,在接到“皓电”并经中共中央同意后,叶挺亲赴 上饶会见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接洽北移事宜,并申请开拔经费。 经协调,新四军北移路线获准增为两条。第一条为泾县—竹箦桥(有 史料作竹篑桥—引者注)线;第二条为南陵县—上沛埠线。两条交 通线相距大约 10 公里。

竹箦桥、南渡镇等地被划为新四军临时集结 地,待新四军集结后由镇江渡江北上。 为确保部队免遭日军袭击,顺利渡江北上,新四军进行了充分准 备。1940 年 11 月,以曾希圣为指挥长、张正坤和孙仲德为副指挥长 的渡江指挥部成立;在通往渡口的交通线上,新四军都建立了交通联 络站;新四军第三支队还在繁昌西南水龙山、张家大山、蝌蚪山一线, 夜以继日地构筑工事,用以掩护新四军主力部队到达江边。

11 月底, 渡江的各项准备工作均已就绪。 正当新四军主力部队准备北移之际,12 月初,蒋介石改变命令, 推翻了此前皖南新四军的北渡计划。不仅如此,国民党方面还向外界 透露了新四军北渡的消息,导致日军在铜陵、繁昌间严密封锁长江。 在陆上,日军 15 师团在此集结,准备合围新四军过境部队。在长江渡 口,日军动员几百艘汽艇,往来巡弋,专等新四军渡江时猛袭。同时,国民党蓄意制造皖南事变 史事钩沉 59 国民党令李品仙部以 3 个师兵力开至江北无为、庐江一带,扣留船只, 控制渡口,从江北阻隔新四军通过。 由于渡口被堵,新四军既定的转移计划已无法实现。叶挺复与顾 祝同交涉,请求允许新四军皖南部队取道苏南北渡。经过交涉,顾祝 同于 12 月 30 日“准以一个团取道苏南北渡”,主力原地北渡。

1941 年 1 月 2 日,叶挺继续与顾祝同交涉,再次请求允许新四军部队转经 苏南北上。1 月 3 日,蒋介石电令叶挺,否定了新四军经苏南北上的 路线,指定新四军经铜、繁北上。同日,国民党军第 138 师遵照蒋 介石指令,对日军“取袭击游击”,对新四军“取积极扫荡之态势”。 1 月 4 日,新四军军部直属部队等 9000 余人踏上北移路途。叶挺、项 英虽对国民党围击新四军的意图有所感知,但为执行蒋之命令,仍然 遵照蒋所定路线开拔北上。同时,为保全抗日力量,叶、项于 5 日再 度电蒋,希望其遵守此前承诺,允准新四军转经苏南分路俟机北渡, 并令国民党军让道。 以上可见,蒋介石下令新四军从铜、繁就地渡江的前后,就已命 江南江北的国民党军队消灭新四军,这就是叶挺、项英 5 日致电蒋等 人所说的“明知项庄舞剑必有用意”。

而蒋所谓“沿途已令各军掩护” 的命令,迟至 1941 年 1 月 7 日才由李品仙传达 48 军军长,14 日才由 师长发给团长。足见这一命令只是国民党为消灭新四军制造的烟幕。 此外,据 14 日中共中央给叶挺的通报可知,“蒋十二日、十三日两次电 令顾祝同撤围,并允走苏南”。这从侧面证明了新四军军部北上的行动 及所走路线均出自蒋的命令,新四军是奉命北移,并未违反军令。 卑劣行径铁案如山 正是在国民党蓄意设计下,北移的新四军步步落入陷阱。1941 年 1 月 6 日,当部队到达皖南泾县茂林地区时,遭到国民党军 8 万余人 的突然袭击,新四军浴血奋战 7 昼夜,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除 2000 余人突围外,大部被俘或壮烈牺牲。

军长叶挺谈判时被扣,副军历史评论 2021 年第 1 期 60 史事钩沉 长项英被叛徒杀害,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就此发生。 皖南事变爆发后,国民政府诬蔑新四军为“叛军”,宣布取消新四 军的番号,并将叶挺交“军法审判”。中共中央以抗战大局为重,为维 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反对分裂、投降、倒退,同国民党顽固派展开 了坚决的斗争。1 月 13 日,中国共产党以朱彭叶项名义发表抗议皖南 包围通电。

17 日,周恩来为《新华日报》所写《团结起来打敌人》的 文章以及该报发表的关于皖南事变真相的报道和反对蒋 1 月 17 日通令 的评论,均被国民党新闻机关扣压。周恩来又写下“为江南死国难者 志哀”、“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题词,终于 冲破重重阻拦,刊登在 1 月 18 日的《新华日报》上。 中国共产党经过细致调查,披露皖南事变真相,《新中华报》《江 淮日报》《新华日报》《八路军军政杂志》纷纷发表文章,将国民党和 蒋介石的阴谋公之于天下。这些文章阐述了下列真相:第一,新四军 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命令北移;第二,新四军不走铜、繁而走泾县, 系因原定路线已被日军封堵;第三,所谓新四军先开枪袭击友军,实 为捏造。

国民党的卑劣行径一经公布,当即遭到国内外舆论的谴责。 苏联驻华军事总顾问崔可夫看出事件背后的端倪,向何应钦直言,国 民党军统帅部“绝不应向自己的军队、向普通军官和士兵开战……现 在,正在和侵略者进行战争,为了赢得这场战争,人民应该团结一致。 为什么要打自己人,为什么要屠杀自己的士兵和军官”?

可见,新四军奉命北移,却因遭受国民党步步设陷而损失惨重。事 件的真相随即为国内外所共知,之后泛起的所谓新四军“违反军令”的言 论,是国民党反动派掩盖其蓄意打击共产党、打压新四军而制造的借口。 皖南事变发生后,中国共产党展现出相忍为国的博大胸怀,并未 因皖南事变而放弃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是始终秉持着“兄弟阋于墙 外御其侮”的信念坚持抗日,为壮大抗日阵营的力量、为抗战的最后 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和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