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志求鉴 当前位置:首页 >> 史志求鉴
邓小平三中全会前后关于知识分子问题思想轨迹之探析
录入时间:2015-08-03 11:21:18
作者:姚永森
    知识分子政策历来是我党的一项极其重要的政策。建国以后,特别是1957年以来,我党在这个问题上曾有过指导思想上的“左”倾失误。致使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长期停滞不前。三中全会前后,邓小平以其伟大马克思主义者的胆略,睿智和缜密。抓住这一敏感的关键问题,予以拨乱反正,曾作过一系列的论述,形成了一条清淅的思想轨迹。概括其思想轨迹,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即(1)同旧的极左政策决裂阶段;(2)新的知识分子政策理论体系初步确立阶段;(3)在新形势下重要发展阶段。探索他在这一问题上的思想轨迹,对于坚持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加快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推动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无疑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
    同极左的知识分子政策理论的决裂,是三中全会以前的1977年5月至1978年3月期间邓小平同志思想轨迹的主要特征。
1977年5月以后,邓小平方恢复名誉。8月,复出工作的他,在自告奋勇地向中央提出分管文教科技方面工作后,就以伟大马克思主义者的胆略,率先提出在知识分子问题上的拨乱反正的口号。这时,中国思想政治领域内存在着严重阻挠这个问题解决的三重障碍:一是毛泽东同志自1957年以来对知识分子所作的属于资产阶级一部分及其“文革”前后“两个估计”的结论,已形成一整套的思想理论系统,在全党全军和全国造成极其严重的影响;二是当时党中央主要负责同志坚持“两个凡是”,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的遵循”,【1】使得中国的政治在粉碎“四人帮”后仍在“左”的轨道上滑行,极左的知识分子政策仍照旧不变;三是包括思想科技文化领域内相当多的知识分子也对这种极左的政策理论在心理上盲目承受,形成麻木状态。正是在这种情势下,邓小平同志在拨乱反正的口号下,表示了同极左的知识分子政策的决裂。这种决裂思想主要由以下三个方面内容组成:
   一是批评党内不尊重知识,不尊重人才的错误思想,指出:“一定要在党内造成一种空气: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要反对不尊重知识分子的错误思想”。【2】
    二是针对这种错误思想的历史和现实根据提出严肃的批评,断然指出“两个估计”“不符合实际”;【3】并对有人以毛泽东同志曾经把知识分子“看作是资产阶级的一部分”为其错误思想根据,勇敢地答以“这样的话我们现在不能继续讲。”【4】还多次明确批评“两个凡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
    三是要求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都要在新形势下更新观念,“要重视知识,重视从事脑力劳动的人,要承认这些人是劳动者。”【5】
这一时期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思想,虽然用邓小平自己的话来说,是“大胆的讲话,当然也照顾一点现实”,【6】但却显示出它的非凡意义和显著特色:
    第一,这是邓小平同志克服自我,超越自我的创举。无庸讳言,在“文革”前,邓小平同志在言行上也出现过在知识分子问题上赞同毛泽东同志的有关“左”倾理论的失误。【7】是“文革”这场灾难,迫使这位“中国人民的儿子”开始重新考虑过去的一切,并进行了新的思维。这可以说是他同昔日自我的决裂。
    第二,率先以知识分子问题为全党全面拨乱反正的最早突破口,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众所周知,我党在阶级斗争上的失误是从知识分子问题开始的。1957年初对知识分子的阶级属性的判断失误,使党对资产阶级的阶级力量和政治思想影响估计过高,导致了以后阶级斗争扩大化的错误愈演愈烈,最后发生“文革”灾难,产生了完整的极左理论体系---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这种理论体系在粉碎“四人帮”后仍被继续贯彻执行,禁锢着人们的思想。1977年5月1日,当时的党中央主要负责同志就发表《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进行到底》的长文,表明仍要全面坚持“左”倾错误,在知识分子问题上,还要继续坚持“全面专政”。【8】邓小平同志鉴于历史和现实的双重原因,以战略家的眼光,毅然率先选择知识分子问题为突破口,开始了同禁锢中国社会的极左理论体系的决裂。马克思曾在《神圣家族》中高度赞扬费尔巴哈的坚决同统治欧洲大陆的黑格尔唯心主义体系决裂,宣传唯物主义,具有“划时代”的历史作用。【9】恩格基则称赞费尔巴哈的宣传唯物主义的著作的问世,使弥漫当时欧洲大陆的黑格尔唯心主义的“魔法被解除了,‘体系’被炸开了”,“直截了当地使唯物主义重新登上王座”,它的“解放作用,只有亲身体验过的人才能想象。” 【10】从我党全面拨乱反正,进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角度来看,邓小平这一阶段有关知识分子问题的思想,的确具有“划时代”的“解放作用”。
第三,这一阶段同极左的知识分子政策理论决裂的思想,也体现出邓小平作为马克思主义者的灵活的策略性。在这一问题上纠“左”,必然要涉及到毛泽东同志。这是当时中国社会极为敏感的问题,稍有不慎,即会引起社会动乱。具有丰富政治斗争经验的邓小平在阐述他对这一问题的思想时,始终采取三种方法:一是在“拨乱反正”的口号下进行;二是重点批判林彪、“四人帮”;三是提出“要对毛泽东思想有一个完整的准确的认识”、“不能够只从个别词句来理解毛泽东思想,而必须从毛泽东思想整个体系,去获得正确的理解”。【11】这种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的话,充满了马克思主义的策略,是别人、特别是当时具有极左思想的人们难以驳难的。在这个前提下,邓小平同志又在肯定“从整个革命和建设过程来看,毛泽东同志是重视知识分子的作用的”的基础上,指出:“应当承认,毛泽东同志曾经把他们看作是资产阶级的一部分。这样的话我们现在不能继续讲。” 【12】这里,既阐明了对毛泽东思想要善于学习、掌握和运用的前提,又正确估价了毛泽东同志在知识分子问题上一般性的积极作用,同时也明确地点明了主题,指出他的失误。这种充满科学,严谨精神的策略,有助于解放人们被束缚的思想,同时也剥夺了那些种种阻挠落实知识分子政策的借口,对于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同极左的知识分子政策理论的决裂,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二
    1978年3月至1979年12月,是邓小平同志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初步确立新的知识分子政策理论体系的时期。这一新的理论体系的核心内容,就是我国知识分子的绝大多数“已经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一部分”。【13】在1978年3月18日召开的全国科技术大会开幕式上,邓小平同志庄重宣布:知识分子的“绝大多数已经是工人阶段和劳动人民自己的知识分子,因此也可以说,已经是工人阶段自己的一部分。” 【14】1979年6月15日在政协全国五届二次会议的开幕式上,针对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邓小平又宣布:“我国广大知识分子,包括从旧社会过来的老知识分子的绝大多数,已经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15】
    应当指出,这个结论早在1956年1月,周恩来就曾在《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中说过:知识分子“绝大多数已经成为国家工作人员,已经为社会主义服务,已经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 【16】但囿于当时历史条件,周恩来同志的这个结论有以下几个薄弱之处:
    一是没有建立在中国当时社会阶级状况的整体分析基础上。
    二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有关分析结论的引证稍显薄弱。
    三是同年2月中共中央发出的《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指示》避而不谈知识分子的阶级属性问题,反映出当时高层领导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因而使周恩来同志的这个结论的意义大大削弱。
    四是主要由于以上三条原因,使得围绕“知识分子为工人阶级一部分”为核心内容的知识分子政策理论体系难以确立。
    而邓小平同志的这个结论,是有着深刻内涵的。
    第一,它建立在对社会主义社会主要矛盾分析基础上。邓小平同志在1979年3月曾指出:“我们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很低,远远不能满足人民和国家的需要,这就是我们目前时期的主要矛盾,解决这个主要矛盾就是我们中心任务。” 【17】在他的这个指导思想推动下,1979年6月,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分析我国社会阶级状况时明确指出:在我国,作为阶级的地主阶级、富农阶级已经消灭,作为阶级的资本家阶级已经不再存在,但是阶级斗争还没有结束。目前阶级斗争已不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而提高生产力,为此而改革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中不适合实现四化的部分,就是我国现阶段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18】毛泽东同志曾说过:“认清中国社会的性质,就是说,认请中国的国情,乃是认清一切革命问题的基本依据。”【19】经过真理标准大讨论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全党已基本认清中国的国情,认清中国社会的性质,邓小平的结论,是建立在对中国国情正确分析的基础上的。既然作为资本家的阶级已经不再存在,既然阶级斗争已不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那么就没有任何理由认定知识分子为“资产阶级的一部分”。其逻辑之严密、理论基础之雄厚,是无可置疑的。这正是上述结论的基本依据。
    第二,不独如此,邓小平同志还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阐明了正确认识知识分子的两个前提,从而为结论奠定了理论基石。这两个前提,一是科学技术是生产力。邓小平同志说:“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是马克思主义历来的观点。早在一百多年以前,马克思就说过:机器生产的发展要求自觉地应用自然科学。并且指出‘生产力中也包括科学’。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使科学与生产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了。科学技术作为生产力,越来越显示出巨大的作用。”【20】在作出以上分析后,他又以反语的口气问道:“既然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就连带要答复一个问题:怎么看待科学研究这种脑力劳动?科学技术正在成为越来越重要的生产力,那么,从事科学技术工作的人是不是劳动者呢?”【21】这种严密的逻辑,必然得出肯定的结论。二是脑力劳动者的阶级属性。邓小平同志在论证这个前提时指出:在剥削阶级统治的社会里,“也有很多从事科学技术工作的知识分子,如同列宁所说,尽管浸透了资产阶级偏见,但是他们本人并不是资本家,而是学者。他们的劳动成果为剥削者所利用,这一般是社会制度决定的,并不是出于他们的自由选择。……马克思曾经指出,一般的工程技术人员也参与创造剩余价值。这就是说,他们也是受资本家剥削的。”【22】这样,在知识分子问题中最困难的一个问题,即阶级属性问题,被邓小平同志创造性运用马克思主义原理,从理论上彻底解决了。由于论证中引证了马克思、列宁的原话,这个论证更显示出权威性。至于在社会义社会里,工人阶级自己培养的脑力劳动者的阶级属性,则更是一目了然的问题。
    第三,邓小平同志还提出了衡量知识分子世界观的标准问题。他指出:“对实现四个现代化是有利还是有害,应当成为衡量一切工作的最根本的是非标准”。【23】也是衡量知识分子世界观好坏的根本标准。他认为,对于从事科技术工作的知识分子来说:“致力于社会主义的科学事业,作出贡献,这固然是专的表现,在一定意义上也可以说是红的表现。” 【24】显然,这个标准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生产力标准”的基本原理的,坚持的是历史唯物主义。在邓小平同志看来,“在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里,人人都要改造。不仅那些基本立场没有转过来的人要改造,而且所有的人都应当学习,都应该不断改造,研究新问题,接受新事物。” 【25】因此思想改造,即世界观改造的问题,不仅仅是知识分子的事情,而且也是体力劳动者的事情。不独如此,对于体力劳动者来说,“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随着四个现代化的进展,大量繁重的体力劳动将逐步被机器所代替,直接从事生产的劳动者,体力劳动会不断减少,脑力劳动会不断增加”,【26】学习和改造的任务则更迫切、更繁重。对于知识分子世界观改造问题,邓小平同志摒弃以往教条主义和形式主义的政治标准,认为“世界观的重要表现是为谁服务。一个人,如果爱我们社会主义祖国,自觉自愿地为社会主义服务,为工农兵服务,应该说这表示他初步确立了无产阶级世界观。”通常所说的“红”与“专”的问题,应坚持“红”“专”相结合的统一准则,而且要表现在“专”上:“科技人员应当把最大的精力放到科学技术工作上去。我们说至少必须保证六分之五的时间搞业务,也就是说这是最低限度,能有更多的时间更好。”【27】这种标准和准则,不仅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而且也为知识分子全副身心投入四个现代化事业创造了良好的政治氛围。
    第四,邓小平同志还科学地阐明了我国知识分子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中的特别重要的作用。在他看来,这个“特别重要的作用”是由于党和国家在新的历史时期总任务所决定的。“我们要在短短的二十多年中实现四个现代化,大大发展我们的生产力,当然就不能不大力发展科学研究事业和科学教育事业,大力发扬科学技术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的革命积极性。”【28】而根据中国国情,“我们的科学技术和教育整整落后了二十年。科技人员美国有一百二十万,苏联九十万,我们只有二十多万,还包括老弱病残,真正顶用的不很多”。【29】因此,造就一支宏大的掌握现代科学文化的知识分子大军,就成为特别重要的大事。没有他们,或发挥不出他们的积极性,“四个现代化就搞不起来”,“就会变成一句空话。” 【30】知识分子大军形成与否,是决定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成败的关键。
    从以上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一时期中,邓小平同志围绕知识分子绝大多数已是工人阶级一部分这个核心内容,从基本依据、阶级属性、世界观衡量标准以及在新时期的特别重要的作用等四个方面创造性地运用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予以阐明和论证,标志着我们党的的关于知识分子政策的新的理论体系已初步确立。
    三
    自1980年1月以来,邓小平同志在知识分子理论上又有了新的突破,开始进入了重要发展阶段。其主要标志就是把这一问题引入到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大命题之中,从战略上论证了知识分子在新时期的重大历史使命。
第一,重大使命之一就是知识分子精英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骨干。
    早在1979年3月30日,邓小平同志就提出要“走出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31】1980年1月,邓小平又强调指出:“我们的四个现代化是中国式的”并开始同宏伟目标的构想联系起来。【32】1982年9月1日,邓小平在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词中正式提出:“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33】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义,其主要公式就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首先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生产力,“社会主义阶段最根本的任务就是发展生产力”,【34】具体的目标和设想分为两步走:第一步,到本世纪末,工农业生产年总产值比1980年翻两番,达到人均八百多美元,使人民生活进入“小康”水平;第二步,到下一世纪中期,即建国一百周年前后,接近或达到世界经济发达国家的水平。这“是一个雄心壮志,是一个宏伟目标”。【35】在中国现在这样落后的状态下,要实现这个宏伟目标,就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发,搞活这两个基本点。据邓小平说,这条道路“就叫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36】
    改革是两个基本点之一,是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内现代化建设的总方针、总政策,是我们国家的基本国策,邓小平总结历史教训,沉痛地指出:过去生产力没有能够很快发展的原因,就在于没有及时地进行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而如果现在再不实行改革,我们现代化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葬送。”【37】但改革毕竟是艰难的事业。首要的困难就是人才匮乏问题,特别是领导层次合格人才严重匮乏。由于建国以来长期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在这个“左”倾错误总政策下培养起来的干部队伍,已基本不能适应改革和现代化事业。因此,在各级领导班子中充实年富力强、有专业知识的知识分子已成为“一个战略问题,是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长远利益的大问题。”【38】这样,邓小平同志就把知识分子问题同党的干部路线和组织路线紧密联系起来,从战略高度论证了知识分子在新时期的重大历史使命之一,就是输送精英作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骨干。邓小平曾多次指出:“我们要逐渐做到,包括各级党委在内,各级业务机构,都要有专业知识的人来担任领导。现在特别要注意从四十岁左右的人中间选拨。”【39】关于这个问题,他经常在全党阐明自己的观点,认为其意义有二:一是“革命和建设的战略需要”;二是“始终保持党和国家的活力。”【40】选拨的准则就是“要在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前提下,使我们的干部队伍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并“逐步制定完善的干部制度来加以保证”。【41】其目的就是使中国尽快尽多地“出现一批三四十岁的优秀的政治家、经济管理家、科学家、文学家和其它各种专家”,【42】以领导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第二,从战略高度论证知识分子在新时期的重大使命之二,就是应始终保持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光荣称号,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作出积极贡献。在邓小平同志看来,我们建设的社会主义,在思想文化上的特点,就是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造就一整代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新人。这就要求知识分子应始终成为人类的灵魂工程师。为此,他对知识分子提出以下三方面的要求:
    一是坚持并宣传四项基本原则。他认为,改革、开放、搞活是中国共产党提出来的,也是在共产党领导下进行的,是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研究中国实际得出来的结论,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中国搞资本主义不行,必须搞社会主义。”【43】如果取消四项基本原则,那么改革、开发势必变成另外一种东西,就会走到邪路上去。因此,他期望知识分子“作为灵魂工程师,应当高举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的旗帜,用自己的文章、作品、教学、讲演、表演,教育和引导人们正确地对待历史,认识现实,坚信社会主义和党的领导,鼓舞人民奋发努力,积极向上,真正做到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为伟大壮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而英勇奋斗。”【44】
    二是批判阻挠现代化建设的封建主义及其旧思想旧习惯。在邓小平同志看来,阻挠我们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障碍还有封建主义:“旧中国留给我们的,封建专制传统比较多,民主法制传统很少。解放以后,我们也没有自觉地、系统地建立保障人民民主权利的各项制度,法制很不完备,也很不受重视。”【45】在党和国家各级领导层内,封建主义残余表现如特权、家长制、官僚主义等还严重地存在着,与此相联系的还有颇多的守旧、狭隘的旧思想、旧习惯,对现代化建设妨碍甚大。因此,他要求知识分子要在“肃清封建残余影响”的斗争中起积极作用,并以切实改革和完善党和国家制度为重点,搞好民主法制建设;还要“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同各种妨害四个现代化的思想习惯进行长期的、有效的斗争。要批判剥削阶级思想和小生产守旧狭隘心量的影响,批判无政府主义、极端个人主义,克服官僚主义。”【46】
    三是要求知识分子要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他曾指出:“我们现在要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时代和任务不同了,要学习的新知识确实很多,这就要求我们努力针对新的实际,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提高我们运用它的基本原则、基本方法,来积极探索解决新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基本问题的本领,既把我们的事业和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推向前进,也防止一些同志,特别是一些新上来的中青年同志在日益复杂的斗争中迷失方向。”【47】这三项要求互为联系、互为补充,三者构成了一个有机体,成为知识分子在新时期的另一重大历史使命,即成为名符其实的灵魂工程师。
    第三,不断更新知识、锻炼才干,以适应日益发展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是邓小平同志提出的知识分子在新时期的又一重大历史使命。邓小平曾尖锐地指出:“并不是所有知识分子都是人才”。【48】这是千真万确的,而且从比例上来看,这类非人才的知识分子占有较大的比例。其原因何在?主要有三:一是在思想上对阶级斗争为纲已形成习惯,而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没有积极性;二是虽然顶着知识分子的的徽号,却“没有专业知识,又不认真学习”;【49】三是面对日益发展的社会,仍然以小生产守旧狭隘心理对自身掌握的陈旧或过时知识抱残守阙。他们不知“时代和任务不同了,要学习的新知识确实很多”,必须经常适当形势“学习新知识,研究新问题,接受新事物”。鉴此,邓小平同志提出知识分子有一个重新学习的问题。他曾批出:“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50】这三个面向对知识分子的重新学习完全适用。因此,所有的知识分子都必须树立危机感,只有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学习新知,革新旧学,才能不被社会淘汰,才能成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中的人才。
 
 
注释:
【1】1977年2月7日《人民日报》头版,两报一刊社论《学好文件抓住纲》。
【2】【5】《邓小平文选》第33页。
【3】《邓小平文选》第63页。
【4】【12】《邓小平文选》第40页。
【6】《邓小平文选》第64页。
【7】参见1957年9月12日邓小平:《整风运动的报告》,杭州大学中共党史教研室,《教学参考资料》(上册)第111页~117页。
【8】1977年5月1日《人民日报》头版。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3~15页。
【1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第218页。
【11】《邓小平文选》第39~40页。
【13】【14】《邓小平文选》第86页。
【15】《邓小平文选》第171~172页。
【16】《周恩来选集》下卷,第345页。
【17】《邓小平文选》第168页。
【18】1979年7月1日人民日报。
【19】《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596页。
【20】【21】《邓小平文选》第84页,第85页。
【22】《邓小平文选》第85~86页。
【23】《邓小平文选》第181页。
【24】《邓小平文选》第89页。
【25】【27】《邓小平文选》第91页。
【26】《邓小平文选》第86页。
【28】《邓小平文选》第86~87页。
【29】《邓小平文选》第87页。
【30】《邓小平文选》第193页。
【31】《邓小平文选》第149页。
【32】【33】《邓小平文选》第223页,第372页。
【34】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第53页。
【35】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第65~66页。
【36】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第55~56页。
【37】【38】《邓小平文选》第140页,第192页。
【39】【40】【41】【42】《邓小平文选》第229页,第351页,第339页,第320页,第146页。
【43】【44】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第52页,第27页。
【45】【46】《邓小平文选》第292页,第181页。
【47】【48】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第127页,第9页。
【49】《邓小平文选》第228页。
【50】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第2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