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志求鉴 当前位置:首页 >> 史志求鉴
“渡江第一船”登陆点在芜湖市三山区夏湖
录入时间:2015-08-03 10:57:28
    一、“京电”号只是南京方位的渡江第二船
    在渡江战役胜利60周年临近之际,“渡江第一船”如今又成为媒体和世人关注和争论的焦点。
    何为渡江第一船?答案应是自1949年4月20日晚渡江战役打响开始,在西起江西湖口东至江苏江阴的千里长江战线上,第一个把长江北岸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勇士送到长江南岸的船只。这个“渡江第一船”必须具备全国率先的意义。如果此说不错,那么建国60年来被上级命名或被媒体宣传的很多“渡江第一船”就不能称其为“渡江第一船”。
    江苏的媒体最近率先报道了“渡江第一船”。一艘名叫“京电”号的机电船从江苏灌南县运抵南京,进入渡江战役纪念馆,被誉为“渡江第一船”。这艘长23.1米、宽4.25米、吨位11.4吨的船,上面印有“沈宝记·1925”的字样,显然是在上个世纪1925年下水,她在1949年4月停泊在南京下关码头上。“4月21日晚,35军的7名侦察员在北岸群众帮助下,趁夜幕用一艘小船在下关地区偷渡成功”,然后在下关发电厂地下党组织的配合下,将“京电”号开赴北岸。4月23日零时,35军103师部队的120名指战员作为解放南京渡江的第一梯队,在老渡工陆连云的驾驶下,乘坐此船,登陆下关,由此拉开了攻占国民党首都南京城的帷幕。
    4月26日,邓小平、陈毅一起到达长江北岸的浦口码头。“京电”号又担负起护送邓、陈过江的任务。没想到具有诗人气质的陈毅一到江边,不肯登“京电”号。面对滔滔大江,他说道:“这船太大了,我要坐小船或大木筏,就是大部队过江时坐的那种,感受一下作战气氛嘛。”站在一旁的邓小平说:“了不得,了不得,头一个到达对岸,渡江第一船嘛。那么多解放军坐这条船过江,我也要坐这条船过江。”最后陈毅还是被邓小平等人说服,一同登上“京电”号,随后赶到的谭启龙、姬鹏飞等军政领导也纷纷乘坐这条船过江。“京电”号以后一直在南京下关发电厂服役,1978年调拨到江苏省灌南县服务于地方水运事业,直到1998年退役,历经了73个年头,如今安放在毗邻秦淮河畔的南京渡江战役胜利纪念馆内,成为“镇馆之宝”。
    “京电”号可以说是胜利抵达南京的第二船,绝不是如媒体报道的“渡江第一船”。因为在她登陆南岸前,35师的7名侦察员已乘坐小木船胜利抵达南京下关。即使是4月21日晚那条在下关地区偷渡成功的小木船,也不能算是“渡江第一”,因为在这以前。千里长江战线上,有成百上千条船已渡过大江,抵达南岸。
    二、马毛姐的船是二十四军的渡江第一船
    马毛姐的船可以说是被媒体最早宣传为“渡江第一船”的。这位1935年出生于无为县马家坝的船家女,起初没有正式名字,因在家排行老三,被人称为三姐。1944年,为3石米赎回被抓壮丁的父亲,9岁的三姐被迫做了人家的童养媳。 1949年春,中国人民解放军出布告,征用民船,三姐拉着哥哥,第一个报名。 1949年4月20日晚,四条渡江突击船待命江边。解放军怜惜她年纪小,怎么也不同意她渡江。看着这位抹着眼泪不肯上岸的小姑娘,指挥员说:“如果你不上去,我们就不用你家的船了。”时年14岁的三姐只好上岸,让哥哥驾船出征。
    谁知人小鬼大的她,在小船开到江中丈余远时,举起早已准备好的竹篙,插到水边,一个腾空飞越,在茫茫的夜色里稳稳地落到自家小船的船艄处。船至江心,敌人照明弹升空,发现了解放军的船只,解放军也发现了这个小鬼。这时长江南岸的大炮一起朝四条突击船轰击,其中两条船被击沉。有着一身好水性的三姐,虽身负轻伤,仍跳进水中,救出落水战士,迸发出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事后,华东野战军授予她“渡江英雄”的称号,记一等功。媒体报道她“以最快的速度最先到达金家渡(属铜陵县)。”1951年国庆两周年前夕,毛泽东主席在一次家宴上,亲切地问她叫什么名字。三姐腼腆地说:“我没有正式名字,家里人喊我三姐。”毛笑着说:“英雄怎么能没有名字呢?我给取一个。你姓马,名字中就用我的姓,你就叫马毛姐吧。”于是马毛姐在全国叫开了,成为国人瞩目的英雄。她所驾驶的船也被媒体誉为“渡江第一船”。
    但媒体在报道时没有交待马毛姐的船起渡与靠岸的时间,也没有交待乘船部队的番号。好在说到了登陆地点为铜陵县金家渡。于是,我们在第七兵团第二十四军军史上找到了答案。军史记载:在铜陵作战的是第七兵团第二十四军所属七十、七十一两个师。“4月21日,二十四军七十一师晨1时渡长江继占许家坝、金家渡、坝埂头,一部占领顺安。”由此可知,马毛姐的船是在1949年4月21日凌晨1时后登陆长江南岸的。它比张孝华和张友香父子俩的船登陆繁昌荻港板子矶要晚3个小时。因此,马毛姐兄妹俩的船只能说是24军的渡江第一船。人们不禁要问,张孝华父子俩的船又是何时登陆南岸的?
    三、张孝华父子俩船登陆南岸的时间
    张孝华何许人也?这人时年53岁、双眼炯炯有神,长得颇有个性的巢县船工和儿子张友香拥有一艘7吨重的木船,木船字号为“巢县港1065号”。1949年春,张孝华深明大义,积极响应解放军的号召,投身于渡江出征的大业,被任命为渡江冲锋突击队中队长。1949年4月20日晚,张孝华的船上载着27军80师的240团26名人民解放军勇士,从无为县泥汊起渡,冒着纷飞的炮火和瓢泼似的弹雨,向江南急驶。
    据《二十七军军史》载,繁昌荻港至旧县(新港)的江防为27军80师的预定登陆点。第八十师“二四0团、二三八团4月20日22时开船,22时25分登陆。”其中二四O团所乘张孝华船的勇士们登陆的地点为板子矶。 
    板子矶又名鹊起矶,位于繁昌县城西北靠近荻港镇的江心中。这个被称为“长江二十四矶之首”的矶头被江水隔离,兀立江中,既有嵯峨的巨石,又得汹涌的江流,地势异常惊险,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4月20日22时25分,张孝华船上的勇士们在登陆板子矶进攻南岸荻港时,却遇到守敌的顽固抵抗,直到“21日6时,二四0团开始攻击荻港,10时解决战斗。”由此可知,张孝华父子俩的船是在1949年4月20日22时25分抢占了板子矶等地,然后在次日凌晨6时才成功地登陆长江南岸荻港。如果从真正登陆长江南岸的时间上来看,张氏的船又比马毛姐的船迟了5个小时。这位1970年逝世,享年74岁的巢县老船工事后立了二等功,他的儿子张友香因负伤立了一等功。他本人也没有自家的船为“渡江第一船”的概念,因为那时马毛姐的船为“渡江第一船”已传遍天下,在1959年渡江战役胜利10周年之前,张氏父子突然接到一个天大的喜讯。这是个什么喜讯呢?
    四、“1065号”船被誉为“渡江第一船”的由来
    原来,南京军区一个史学小组经调查考证,确认张氏父子俩这条重7吨的船为“渡江第一船”。其理由是这条船将26名人民解放军勇士由长江北岸无为县泥汊最先送到板子矶靠岸,时间是4月20日22时25分。这个史学小组不知是否查阅了所有参加渡江的各军保留下来的军史,更不知小组是否实地考察了板子矶的兀立江中,并非南岸的地理位置。于是,1959年9月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安徽革命回忆录》一书中的《渡江先锋船》,最早公开了这个调查考证的事实记录。紧接着中国革命博物馆也于当年9月决定将这艘木船作为革命历史文物陈列起来。1964年9月,在张孝华进京参加国庆观礼之际,《安徽日报》在头版上作出显要报道。1965年4月20日,上海的《解放日报》第5版又刊载了醒目标题的文章《渡江第一船舵工张孝华》。
1999年4月21日,中共繁昌县委和县人民政府在荻港镇的板子矶上树起了一块纪念碑。这块似一艘扬帆出征的船形碑,立在矶头西北部那方砌有5级台阶的大理石平台上。石碑正面镌刻着“百万雄师渡江第一船登陆点”12个大字;2004年,在渡江战役55周年之际,中央新闻纪录片《打过长江去》又播布海内外。张氏父子俩的渡江第一船的说法显然已成定论。
五、王小弟的船是二十八军的“渡江第一船”
几乎与张孝华父子俩船被错误地定为“渡江第一船”的同时,江苏江阴王小弟的船也被誉为“渡江第一船”,陈列在江苏省江阴市黄山脚下的博物馆内。这位当年35岁的英雄船主,凭着多年在长江航行的经验,载着50名勇士,从苏北东圩出发,穿过敌人密集的炮火,胜利抵达江阴申港徐村渡口,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司令部政治处授予“渡江第一船”。媒体在报道这条英雄船时,没有说抵达长江南岸的时间,这就有必要介绍一下当时参加渡江战役的中国人民解放军3个集团的情况,从中可以使人知道王小弟船究竟何时胜利地抵达南岸。
    渡江战役前夕,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央军委,在西起江西湖口东至江阴的千里长江战线上,布置了3个突击集团。其中东突击集团由第三野战军第8兵团指挥第20、26、34、35军和第10兵团指挥的第23、28、29、31军以及苏北军区3个独立旅共35万人组成,粟裕担任总指挥;中突击集团由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指挥第21、22、24军和第9兵团指挥第25、27、30、33军共30万人组成,谭震林担任总指挥;西突击集团由第二野战军第3兵团指挥第10、11、12军和第4兵团指挥第13、14、15军以及第5兵团指挥第16、17、18军等共35万人组成,刘伯承担任总指挥。毛泽东和朱德下令中突击集团第24、25、27、21军作为第一梯队于1949年4月20日晚首先登船起渡,而其他两个集团于4月21日晚发起攻击。
    王小弟的船属于东突击集团所属第28军的第一梯队。他与50名勇士们渡江出征显然是在4月21日晚上发生的事。因此,王小弟的船只能说是第28军的“渡江英雄第一船”,至多是东突击集团的“渡江英雄第一船”,不具备全国的率先意义。
    从全国率先意义上来看,“渡江第一船”只能从中突击集团的渡江梯队中寻觅。于是,大名鼎鼎的《红日》作者吴强在渡江战役10周年之前,几乎与南京军区史学小组调查考证的同时,在《人民日报》上突出报道了另一艘“渡江第一船”,一时在海内外产生重大影响。人们不禁要问,这位江苏涟水籍,原名汪大同的著名军旅作家是怎样报道他的“渡江第一船”的?
    六、吴强所说的王东诚的船更不是“渡江第一船”
发表在1959年《人民日报》上的吴强的文章是一篇报告文学,叫作《渡江第一船──纪念渡江战役十周年》。船主人名叫王东诚,是一个“嘴上留了一把黑胡须,身体矮小但是健壮,两只眼睛挺有精神”的人。他的船被编成第九号,是条“大半新的独桅杆小渔船,头尖尾巴翘,在个把月前,刚油过一次,亮晃晃、滑溜溜的。乘这条船的,是第九连连长刘刚和他的号兵小顾、通讯员小余,还有大排长带的一个步兵战斗班。”文章中吴强没有点明刘刚连长所在部队的确切番号。
好在这位曾参加过莱芜、淮海和渡江战役的军旅作家指出了这条船起渡的起点──无为县长江北岸的姚沟、北埂一线。这虽然可以使我们知道刘连长的部队属中突击集团第三野战军第27军,但所在师团营连排班却不清楚。   
王东诚和刘连长所率部队起渡时间,吴强是这样描述的: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日(阴历三月二十三日)夜里”,“天空阴暗,没有一粒星星,江面上,黑沉沉的,江里、岸上,分不清楚,小顾问王东诚:‘老大,看到江南了吗?’他出神地看了许久,才回答说:‘隐隐的看到一点。’夜半了,所有攻击队伍都陆陆续续地上了船。指挥员、战斗员都静悄悄地蹲伏在船上的工事后面,像老鹰寻兔子似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江上,焦急地等候着行动的命令。”
行动命令终于下达了。刘刚连长用低沉有力的声音喊道:“同志们!打过长江去!争取渡江第一船!”于是,“载着勇士们的小船,就像箭似的,射了出去。”
船到江心,刘刚“看到东边果然有点发白,月牙儿露了出来,看看表,已经下半夜四点来钟”,在拉篷扬帆之后,这条九号船“毕竟按照第九连连长刘刚他们的心愿,第一个靠上了长江南岸。”登陆地点没有交待。
不管怎样,从吴强的描述中,我们还是可以知道,王东诚的九号船是在1949年4月21日凌晨4时之后才胜利抵达长江南岸的,与最早抵陆南岸的船相比整整晚了7个多小时。有人会问,比王东诚的船早登陆7个多小时的船是条什么样的船呢?为什么长期以来又没见到媒体报道过它?
七、真正的渡江第一船为刘德翠五班的船
真正的渡江第一船是一位不知姓名的老船工载着27军79师235团1营2排3连5班刘德翠全班登陆南岸的船。这条船的被发现,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发现者是繁昌县委党史办的吴幼清。
旧名夏家湖的夏湖是一个濒临长江的村落,距离荻港镇的板子矶有27公里,原属繁昌县保定乡。公元2006年2月,国务院批准成立芜湖市三山区,繁昌县的三山镇和峨桥镇划入进来。 4月,三山镇被撤销,成立了区辖的三山、保定和龙湖3个街道办事处。夏湖于是成为保定办事处的一个居民点。
吴幼清来到夏湖,其目的是想把“渡江第一船”的登陆点搞个水落石出,让尘封的史实重见人世,让远逝的舟踪浆声再传天际。
他的观点很简洁明了:所谓“渡江第一船”应是自1949年4月20日晚渡江战役打响开始,在西起江西湖口东至江苏江阴的千里长江战线上,第一个把长江北岸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勇士送到长江南岸的船只。这个“渡江第一船”必须具备全国性率先的意义。
那么,何为“渡江第一船”?在浩如烟海的史籍中,吴幼清比较了当时渡江的各个军的军史资料,终于发现有两则史料十分醒目:
一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渡江战役总结》。上面的记载是:1949年4月20日“21时20分,二十七军二三五团首先由夏家湖(现名夏湖,属繁昌)、庙下陈一带登陆”。由此可知,被誉为各种各样的“渡江第一船”的所有船只登陆时间没有一个比二三五团船只早。
还有更早的。第二则史料为之作了证明。这则名叫《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七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史》(简称《二十七军史》)一书中记载:七十九师“二三五团于(4月)20日21时由夏家湖一带登陆”;“二三五团一营三连五班是最先靠岸的一只船。”这可以说是中突击集团所属第七、九兵团的第一线部队,最先在赣皖苏等沿江一带登陆时间和地点的最明确记载。时间是1949年4月20日21时,地点在夏湖。
八、“渡江第一船”登陆在夏湖
当吴幼清告诉笔者这一新发现时,我完全赞同他的观点,并告诉他必须以丰厚的人物采访资料加以佐证。于是,吴幼清在采访的基础上写成了《夏家湖──渡江战役第一船登陆处》的文章,使后人知道了历史的真实底蕴和细节:1949年4月20日19时20分,我中集团第9兵团27军79师235团即赫赫有名的“济南第一团”,开始从江北无为县白茆洲沟渠里拖出隐蔽的船只,翻坝入江,一字排开,准备冲向南岸,用当时参战的某部团政委谢雪畴的话来说:“济南第一团乘的是一色的小木船。把这种小舟从藏船场翻进长江,要比其他帆船快得多”,因此杀奔南岸,也“突出在全线部队的前面。”
一位名叫刘德翠的1营3连2排5班班长率领李世松、姜保崔等8名战士上了一位不知名的老船工的船。“济南第一团”团长王景昆满意地看到自己所属部下的准备,“赶在所有突击部队的前面完成。”于是他下令:“船只整理好,听令开船。”一营营长董万华立即叫通讯员将团长的命令传达至各连各排各班。
不知是哪道传输程序上出现了差错,团长的“船只整理好,听令开船”命令变成了“船只整理好,立即开船。”早就铆足劲的刘德翠班长的船,在2排排长林显信“开船”令发出后,就如脱弦之箭,“嗖”地冲出去。他们用3支大桨、4支小桨拼命地划船,一下子冲在全排3只战船的前列,完全没有听到王凤奎连长“回来,回来”的焦急呼唤。
一船启动,百船跟动。随着二排的3只小船的启动,235团的其它船只也争着杀向南岸。 79师师长肖镜海决定根据总前委首长的“不必全部等齐,在这上千里战线上想全部等齐是不可能的”指示精神,决定将错就错,下令全师所属部队立即开船,向江南发起攻击。至此,一场气势磅礴、波澜壮阔的渡江战役,竟这样戏剧性地拉开了帷幕。
刘德翠班的船只于1949年4月20日晚9时左右首先在夏湖靠岸。当时,这一地段仍为枯水期,因江岸崩塌造成江岸陡峭。于是,首先到岸的4名同志立即架梯攀登。在梯子被敌人炮弹炸断后,他们搭成人梯,穿越峭壁,登上南岸,并用密集的枪火,将企图抵抗的敌人消灭,巩固了他们胜利渡江后的第一个滩头阵地。兴奋不已的刘德翠掏出信号枪,向空中发射了3颗信号弹,犹如3条腾飞的红色巨龙,划破夜空,向全中国和全世界庄严宣告,235团l营3连2排5班的勇士们第一个胜利地登上长江南岸。团长王景昆和参谋长当即用报话机向79师师部报告:“饭煮熟了!饭煮熟了!”这句事先约定的联络密语的意思是“登陆成功。”
九、中共芜湖地方党史正本写下了这一正确结论
事后,一些人认为刘德翠的班带头违纪,于是,上级就只好不予褒奖,也不予宣传。评功中,5班除李世松个人获“渡江英雄”称号外,全班未获任何奖励。刘德翠的5班战士后来在1949年上海战役攻击外白渡桥时全部牺牲,那个不知姓名的船工也杳无音讯,首先写就夏湖为渡江第一船登陆点文章的吴幼清也在20年前逝世。
好在1989年4月20日,中共繁昌保定乡委员会和保定乡人民政府在夏湖建立了一座“百万雄师渡江第一船登陆点”的纪念碑。碑文写道:“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一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出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百万雄师飞渡长江。四月二十日夜,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集团提前发起进攻,率先突破国民党的铜(陵)繁(昌)江防,所部第二十七军七十九师二三五团一营三连五班所乘之船,于二十一时最先在夏家湖登陆。夏家湖──百万雄师第一船登陆点,这一载入史册的地名将永放光辉。” 
更让人欣慰的是,经严密审核的中共芜湖市委党史研究室主编并在2008年由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芜湖历史》第一卷第518页也将这一结论写进地方党史正本:“渡江大军一举攻占江心洲,迅速突破澛港至铜陵段敌防线,于是夜渡过10个师8个团,其中二十七军七十九师二三五团(原济南第一团)一营三连二排五班乘坐的木船于21时许最先到达并登上南岸,被誉为百万雄师‘渡江第一船’而载入史册。”这可以说是在吸收了新研究成果后,当前史学界最权威的结论。“渡江第一船”之争可以告以结束。
在实事求是的今天,我们应宣传真正的“渡江第一船”,宣传真正的,“渡江第一船”登陆点──夏湖。笔者再次写如此文章,只是想不能愧对上苍,不能愧对公正,不能愧对死去的英雄。               
                                                  作者:姚永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