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军薪火 当前位置:首页 >> 铁军薪火
新四军与抗战时期繁昌水利工程建设
录入时间:2022-05-05 11:08:59
新四军老战士张浓口述
  新四军老战士张浓,铜陵顺安镇人,1938年11月参加三支队服务团,1939年3月加入共产党并参加新四军,抗日战争胜利后,北上,参加莱芜、孟良崮、枣庄、渡江等战役,解放后任芜湖市团市委副书记,红十字会长,卫生局副局长、第一医院院长。张浓离休后,写了一些自己亲身经历的回忆文章,这些回忆材料对当前党史教育有一定借鉴作用,特此选登。
  我叫张浓,1939年3月参加新四军,1942年5月铜陵成立敌前区,我任区督导员。1942年7月我受组织委派参加新成立繁昌二区永丰乡政府选举,当选为乡长。繁昌在抗战时期,一直成为中国军队与日军对峙的前线。日军以荻港为中心,桃冲、三山为据点,相继成立各伪政权,构筑一道“沿江防线”。“沿江防线”以南为国民党统治区,故称“敌前”。我军也在武装斗争的推动下,在铜陵、繁昌、南陵地区交界地带建立了一块游击根据地,它将铜陵的顺安乡、朱村乡、天宝乡,繁昌的黄浒、南陵的丫山以及青阳的北乡联成—片,并向敌后铜官山一带发展。根据抗日民主政权“三三制”要求。我军在游击根据地成立了一些地方政权,参加政权中相当一部分是地方中上层绅士和国民党进步人士,他们当时在政治上有怀疑;思想上有顾虑;态度上有观望,有“一人抗日,殃及全家”之危,这些政权,基本任务就是发动群众,宣传抗日,为农民服务。此外,我们还在一些地方还保存着为我所用的乡、保一级敌我两面政权。由于皖江地区濒临长江铜陵、繁昌地势低洼,湖泊众多,水灾经常发生,1942年夏天,沿江地区下大雨、发大水,造成严重水灾,对此新四军七师、皖南特委高度重视,要求在皖南的新四军部队和游击区乡政府,积极救助受灾地区群众,当时主要是送一些粮食,帮助灾民建一些简易房,修维一些通行的道路,由于日伪掌握了这个信息,利用水灾造成道路不通,人员密集的情况,加大对我军游击区围剿,因此繁昌地下组织遭到严重破坏,金涛、李铁民等一批领导同志牺牲,我到永丰乡,第一个任务,就是组织救灾,当时繁昌沿江地区就有20多个圩区堤坝破溃,数万人逃离家乡,淹死很多人,永丰乡就有几十人。由于我们乡一级,没有经费来源,主要收入就是不定期到税务所打条子,(公章在自己口袋里)领一些口粮,以后通知救灾,领一些救助粮发给灾民,由于人员有限,资金困难,效果不明显。
  42年秋收,日伪为了获取粮食,加大对根据地的扫荡,皖南新四军部队和地方组织受到严重损失,12月初新任繁芜工委书记金厚初被捕。为了加强皖南沿江地区党组织建设,七师政委曾希圣特派五十七团政治处主任陈云飞到铜繁地区,开展恢复组织、迎救被捕人员工作。四三年元旦一过,由于受灾地区群众陆续返乡,二区区委书记郭显派人通知我到黄浒河边感定村一个祠堂协商救灾事宜,我当时情况不熟悉,请乡妇抗会主任阮秀英一同前往,我们到后发现有陈云飞主任,皖南税务所长芮胜,二区书记郭显、副区长赵壁(国民党员)江坝乡乡长孙泽华(地方士绅)、地下党员、保长吴益坤(金开源)等在场,当时主要协商问题如何救灾问题。由于日伪的扫荡,税收组织同样受到破坏,加上受灾,四二年沿江地区公粮田赋基本没有征收,仅在一些乡、保还有一些以前存放了粮食。
  由于皖南沿江地区属于敌占区,皖南事变后,新四军先后派部队过江,起初没有根据地,没有经费收入。为解决经费问题,进入皖南部队一度采取打击一些日伪村公所和一些投靠日伪的地方财主,将收来钱、粮食等供给部队和地方政府。1942年初才在黄浒河岸边成立一个税务所,税务所隶属七师供给部税务局和皖南特委双重领导,先期征收税种仅有农副特产品税,按亩征收,采取田主、佃农各承担一半,征收粮赋分散保管、统一调拨。在日伪统治区,还要求日伪村公所代日伪征粮的同时,按一定比例代为我军征收农副特产品税,采取征集粮草采取收了就走或者存放在乡、保大户人家的办法,新四军队伍活动到哪里,所需要的粮食就在那里出据领取,在群众家派饭记帐,凭条据向税务所结算扣除,或抵算田赋公粮。1942年6月国民党52师准备调离繁昌、南陵等沿江地区,由川军144师接防,形势有所缓和,为了增加收入,皖南特委将黄浒设立的税务所扩编为皖南特委税务所,下设立荻港、黄浒、沙洲、顺安、青北五个区域税务所。
  针对当时情况,经过大家协商,认为拿粮食直接救助群众操作困难,而且不能解决每年水灾问题,不如采取以工代赈办法组织返乡群众兴修水利,这样既解决了灾民度荒,又修建了圩堤,也为以后农业生产提供保障。根据圩堤破溃情况,大家商定建设高安闸,退建新筑姚便三棚到洋灯夹江堤,加固加高江坝乡永丰圩与保定圩之间的堤坝,具体做法,组织村民挑土方,参加挑土方的村民,每挑一方土(高一尺,一丈长、一丈宽,为一方)发一张“盖章纸条”,凭纸条每张领二十斤稻米,对不是受灾地区的群众参加挑土方可以抵交公粮税款,多挑土方同样按方给于稻米补贴,由于粮食有限,部分安排秋收兑现。
  高安闸建设先组织有水性的民村打木桩,后请石匠、木匠做闸基、闸门等,按照工时,折给粮食或者给法币。由于陈云飞,郭显身份属于保密的,他们负责派一些新四军部队和游击队对现场进行警卫,保障民工安全;由于公粮、税款都是税务部门负责管理,兴修水利现场管理,粮稻、税款支付交给皖南税务所负责;赵壁代表二区政府负责全面协调工作,(后为沈兰村女同志)配合皖南税务所做好现场管理,粮稻、税款支付审核等工作。二个乡政府负责通知动员群众参加堤坝挑土方。为了蒙住日伪顽的耳目。以受灾地区群众自发组织生产自救名义组织施工,由赵壁、孙泽华等做好国民党地方上层人士和川军144师的工作,安排吴益坤联系几位保长负责同日伪据点联系,防止敌伪对施工的干扰。会后陈云飞主任专门找我和阮秀英讲:你们都是新四军干部,派到地方工作,要发扬部队作风,说干就干,永丰乡要先带头行动,起到表率作用。由于当时春耕生产还没有开始,我们回去后,立即安排,要求永丰乡党员,农抗会、妇抗会、青抗会会员积极参加工程建设,当时永丰乡动员的民工最多。由于措施有力,及时支付粮款,每天参加民工有几百人上千人。不可思议的是,川军和日伪军不但没有干涉,而且还提供很多通行方便,日军炮艇虽然每天都在长江里巡游,但从未登岸骚扰。1943年4月初,高安闸建成,新筑姚便三棚到洋灯夹有十华里江堤和挑筑加固永丰圩与保定圩之间有二十华里堤坝的完工。这种以工代赈组织群众参加兴修水利的方法,受到七师领导充分肯定,陈云飞被留在繁昌任县委书记,芮胜被任命为皖南支队护商大队长。
  1943年7月皖中区党委决定在在整个皖中根据地推广新四军在繁昌抗洪救灾、兴修水利、发展生产的经验。接着兴修水利工作在皖江各个根据地全面展开,以后由于我工作进行了调整,任皖南支队联络站铜陵情报站长,也配合在铜繁地区做了一些兴修水利工作,比如,1943年7月在江北由皖中行署直接组织建设的黄丝滩新堤工程,要求皖南铜陵、繁昌两县资助,每亩出资法币 3 元,我参加了资助款征收,黄丝滩新堤竣工后,被命名为“惠生堤”。1944年12月皖南地委和皖南支队领导机关从无为白茆洲过江南下,直接领导皖南地区抗日游击战争和敌后游击根据地的建设。针对繁昌地区黄浒镇、孙村镇周边一些小圩常年受淹情况。1945年2月支队领导黄耀南在铜陵舒家店支队部召开会议,繁昌县委负责人金文萍、南繁芜行政办事处主任江干臣、孙村区区长牧惠通、黄浒镇长莫亚西等参加,我当时在会议介绍了二区兴修水利情况,大家议定将李圩(又名盆形圩)、崔圩、丁圩、吕圩、林冲圩、中滩、孙家滩、洪圩、二十四亩等九个圩口,一起挖通围合成堤,把孙村区八百多亩滩田四周挑筑成堤,使滩田变良田。会议决定以办理土地契税和对受益群众募捐的办法,收取一部分资金,采取以工代赈办法,组织民工挑堤,具体粮款收支,由当地税务所长孙科负责,还邀请当地陈明璋等群众代表现场监督;此外还组织新四军队伍参加挑土方;新四军队伍参加挑土方,任务、伙食安排由皖南支队第二兵站长芮少荣负责;为了保护民工安全,派护商队承担现场保卫和管理工作,负责人叫章科。黄浒镇李圩、崔圩等九个圩口围合竣工,被称为九连圩,孙村镇筑的堤竣工后称义兴圩。由于募捐款有节余,又在梅冲口挖造了一千多米长的水渠(官沟)。新四军参加繁昌兴修排涝水利工程,对繁昌沿江地区农业生产、保障当地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改善群众生活起了很大作用,已任繁昌抗日民主政府县长江干臣还专门组织慰问了参加工程施工的新四军干部战士,送了“安居不忘共产党、丰收铭记新四军”的牌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