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军薪火 当前位置:首页 >> 铁军薪火
我的军旅生涯
录入时间:2021-03-12 14:17:05
我叫戴词,1930年出身在无为县牛埠镇栗树行政村小戴村,今年90岁了。由于父母早逝,我记事起就对父母没有什么印象,自小是跟着祖父一起生活,吃百家饭长大的,有时候还要出去要饭。7岁时我到离我家七八里远的马场戴村,给地主放牛,住在牛棚里,算是基本解决了吃住问题。记得在13岁的时候,有一天我正在放牛,忽然下雨了,而且雨下得很大,大的眼睛都睁不开。忽然一个大闪雷,把牛惊着了,牛全部吓跑了,我找了很长时间也找不到。我吓得不敢回家,但是又无处可去,于是我就想到了去参加队伍。当时马场戴村周边有国民党军队活动,也有新四军军队活动。国民党部队队主要是驻扎在牛埠镇,平时我听闻过老百姓们说的一些事情,让我对他们感觉不好。之前我村里有个人说新四军好。我知道最近陡岗徐村(现洪巷乡陡岗行政村)徐家老屋有新四军游击队,于是就跑到哪里找到了他们。游击队的人觉得我年龄太小,不想要我,但是我坚持跟着他们后面走,他们去哪我就去哪。有一次我为了跟着他们,还掉到了河里,差-点被淹死,游击队的人看我可怜就把我留下来了。最后我正式参加了新四军7师56团侦查队(当地又称他们为游击队)。我在侦查队时,有两件事情至今印象比较深刻:
第一件是队长让我送信的事情。那时候我刚到游击队不久,说是送信,实际上我真正的任务是打探敌情。队长让我将一封信送到戴家店一个保长戴定凯(音)那里,这个保长其实是我们的地下党。我那时候还不识多少字,不过戴家店的路我是认识的。当时我很小,就一个人在深山里走,后来夜里又下起了大雨。那时候山岗里有一些坟头,还有鬼火跟着我跑。当时很害怕,但是也没办法,后来我终于到了保长家里。我到的时候正好遇到在当地名气较大的史大浪子,这个人是驻扎在戴家店附近国民党军队的队长,名字叫史建福。他看我不是本村人,就盘问我是干什么的,当时我很紧张。戴定凯说我是他小侄子。国民党队长还是很警惕,又问我来是做什么的。戴定凯就说我是来村里学剃头的,我也就顺着保长的话继续讲。因为戴定凯跟我是本家,所以也就没引起对方怀疑,就这样算是化解了问题。队长让我送信的时候就嘱咐了我,说途中一个山岗上可能驻有鬼子,让我经过的时候注意一下那边的情况,所以我经过这个山岗时就特意注意了一下,看到了日本鬼子有几挺机枪和步枪,我认识机枪和步枪,心里默默数了一下枪的数量和人员分布情况,回来后向首长进行了汇报算是顺利完成了任务。后来我才知道,部队领导一直觉得我很小,对于是不是要留下我一事一直很犹豫,但是在这次事情后,领导们觉得我挺机灵,挺能干的,建决定把我留下来了。
第二件事情就是队长安排我去接人回部队的经历。当时我跟着警卫班的张班长还有两个战友去铜陵张隔州接一位老红军叫王凤的同志。去的时候我们是从土桥坐船的。所以我们回来时候,拦了一艘顺路的民船从刘家渡走。不曾想那天江边都是日本鬼子,日本鬼子穿的黄衣服就像泥巴一样,在江上看不清楚。我们发现鬼子以后,立刻将船调头往回开。但是鬼子已经发现我们了,他们用小钢炮不停的炸我们,最终炸断了我们的船杆。那时候我们船已经没法开了,看到了鬼子追上来要登船,我们赶紧脱掉了衣服里面的军服。鬼子靠近的时|候,我们张班长拔枪跟鬼子打了起来,消灭几个鬼子后不幸牺牲了。后来鬼子上了船抓了好几个人回去,我也被抓走带到了土桥。不过鬼子上船前,我们把王凤同志用杂物挡着,藏到了船舱底下,鬼子没有发现。被抓走后,因为我太小了,没有引起鬼子的怀疑,就把我放走了,王凤同志在鬼子走之后,自己上了岸,回到了游击队。这也算是我第一次和同志们一起执行任务,虽然有惊无险,但是牺牲了一名战友。  
1943年下半年,当时我们游击队正在师部附近修整。一天下午,7师19旅政委黄火星来看望我们。首长发现我年纪特别小,非常的心疼和喜欢,就决定把我带走,留在身边做小鬼(也就是勤务员)。
    随后的2年左右时间,我就一直跟随在首长身边,同时也跟首长和首长爱人付霞以及其他战友学了一些文化。1946年初,首长把我交给7师卫生部部长李蓝英(音),让我在卫生部里学习技术。大约一个月后,我又被送到7师卫校(当时枝长叫赵生)学习近半年。
1946年9月我毕业后,被分到7师19旅(那时已改名为7纵队第3卫生所,倪明、黄胜住先后担任过所长,黄胜住解放后转业在定远县卫生局当局长)。
1946年6月我随部队北上山东,参加了莱芜孟良崮、临沂等战役。
1949年大兵渡江前.我被任命为急救所所长,并参加了渡江战役,随部队一直打到福建泉州附近。1950年,我被部队推荐到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学习,毕业后因部队划归空军,我被分配到北京空军医院当军医。55年授大尉军衔。以后转业到芜湖县医院任放射科主任,评定为教授级主任医生。
在我的军旅生涯中,曾受到多次表彰和嘉奖。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