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古今 当前位置:首页 >> 江城古今
明清城
录入时间:2013-12-17 10:43:51

元朝末年,战事日久。至正十五年(1355),朱元璋部队与元兵在芜湖发生了一场十分惨烈的激战。“寒潮冲战骨,野火起空城”,的宋城夯土垒筑的宋 城成了一片残垣断壁,城毁民亡,哀鸿遍野,居民仅剩83加。明初,做了皇帝的朱元璋来到芜湖,面对市声萧条的景象,唏嘘不已:“太平诸君耐吾渡江开创之 地……太平为京师之翼郡。创业之初,兴师旅,定群雄,军需钱粮,供亿浩繁,只此数郡以足我用。子孙百世何忘江左之民……今朕老矣,思民效力无可抚……何纳 秋粮,尽行蠲免,少苏前日之劳。”(《明实录》卷三十六)

 

\

 

\

在朱元璋的眷顾和政策扶持下,受到重创的芜湖县很快得到复苏,至洪武二十四年 (1391),全县人口已有三万余人。芜湖的经济也逐步发展起来,“四方全盛,水陆毕至。通若汉、江、蜀、广、滇南、溪洞之区,产木与竹,必尽力输致北 来。为贸易计,巨筏浮江以下,逶迤蜿蜒如无算者。加之徽宁诸山,种植杉木益众,有司始建议榷之。芜湖据江之下流,控荆楚,同宣歙,请命官开厂于此”(康熙 《太平府志》卷三十六)。至万历初年,芜湖已成为“辏万方而府万货”、“独以榷赋最天下”的经济都会。明中期以后,芜湖又以浆染业和炼钢业闻名全国。

明 初,朱元璋实现“高筑墙,广积粮”的方位政策,所以明代筑成之风非常盛行,全国现在保存下来的大大小小的城墙,多是明代建造的。但由于明初规定“非附群者 不城”,芜湖县隶属太平府,府治在当涂,所以一直没有建造城垣。嘉靖三十三年(1554)后,倭寇到沿海城镇攻城掠地,并窜犯到内地,有一股五六十人的小 队伍还窜到芜湖烧杀抢掠。一时间人心惶惶,有人提出要回复城垣,并以公文呈报太平府,但未获批准。嘉靖三十八年(1559),县库7000缗(缗即贯,每 缗1000文)银子被盗,“吏民持议如前,又复不果”(民国《芜湖县志》卷十)。万历二年)(1574),县库5800缗铜钱又被盗匪打劫。在此事引起了 朝廷的重视,责令操江都御史予以整饬,兵备副使被撤职查办。芜湖吏民纷纷要求筑城防卫。筑成的方案有三种,第一种是回复宋城规模,周长1900余丈,花费 70000缗。这一方案因经费不足和需要“拆民居,非商业”而被官方否定;第二种是仅吧衙署围在城内,周长300丈,花费7000缗。这个方案又遭到老百 姓的反对,“夫城以卫民,如之,何其弃民居而自卫,非策也”;第三种是折中的方案,官方民众都能接受,其原则是“南留濒潴(靠水的地方)而廛居者三达;载 小横街西,留完美这百家;裁古小永安巷;东北裁公家闲地,不涉民居,得地七百三十九丈为城”(民国《芜湖县志》卷十)。

万历三年 (1575),新年伊始,太平州知府钱立正式批准芜湖兴建城垣,由时任知县倪汤和继任刘汝贵负责,全城总动员,县丞张舆邦,主薄赵峨。典史陈时善分头督 办。经费来源由商民捐资七分之四,乡绅出资七分之三,县库只出百金。二月初一动工,仅仅用了三个月时间,四方城墙即告建成。六年之后的万历九年 (1581),芜湖知县周之翰正式宣告,包括建造城楼在内的筑成工程全部“葳事”(完成)。新建的芜湖城风光无限,赢得世人称颂,“树屏翰,拥金汤,不劳 而功多,不费而惠广,勿急而事速成,殆百城之冠也”(汪道昆《县城碑记》,载民国《芜湖县志》卷十)。连半个世纪之后,明末清初芜湖画家萧云从还在画中题 诗赞道:“环如鳞瓦排蜂衙,高低粉堞十万家”。

明城利用宋城部分遗址,蛋收缩甚多,仅中心区域围在城内,将长街划出城外。明城负山为郛,面 江为堑,平面略成方形,城墙四角做成圆弧状。衙署择中而立,位于整个城池的正中心,体现了“居中为贵”、“不正不威”的儒家思想。且“城门不相对,道路不 直通”,城门不相对,敌人就不能快速的占领全城;道路不直通,三四米款的街巷弯弯曲曲,有多丁字街和死胡同,及时敌人攻进城也找不着方向。这对镇守城池, 保家安民很有效的防卫措施。

城墙周长739丈,约2500米,高3丈,约10米。上宽4米,下宽6米,墙基用规整的大石条铺筑,上面再用定 烧的城墙砖垒砌内外两壁,城墙砖一般长34-37厘米,宽7-10厘米,厚7-10厘米,不同的位置用砖的规格略有不同,收放2-3厘米不等。两壁之间用 碎石、碎砖和泥土夯实,城墙顶部和砖缝之间以灌以用煮熟的糯米汁、石灰或加桐油掺合而成的夹浆,这种夹浆的韧性和黏合性极强,其拉力和渗透力甚至高于现在 的水泥沙浆。城墙顶部用墙砖铺成地面,并砌成雉堞(城墙上矮而短的墙,一般长3丈,高1丈),守城的人可以借雉堞掩护自己。

城墙初建时,开 了四个正门、一个便门、两个水门,共七个城门。东为“宣春门”,门外20余丈有“启春门”,亦称“启春关”,东墙上开了个便门叫“迎秀门”;南距青弋江为 “长虹门”,门外有月城(即瓮城,是围绕在城门之外的小城);北为“来风门”,也有月城;西连长街大市,为“弼赋门”,南墙西面辟有两个水门,37年后的 万年四十年(1612),为拓开文庙和儒学风气,给县学生员以“出路”,官府又在城墙东南角正对文庙棂星门处,新开了一道“新马门”。自此,芜湖城共有八 个城门,四个正门及金马门都做两层城楼,其余三个城楼没有城楼。

    城门的命名可不是小事,既要读之抑扬清朗,书之庄重典雅,品之意味深长,又要符合文王八卦的方位和卦象,这可不是一般文人信手能拈来的。

北门,方位北偏西,位于乾卦,《说卦传》:“乾,健也”。“健”有安康、稳固之意。古人认为风是神鸟,“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暮宿风穴,见则天下大安宁”(《说文解字》),有风来仪,必定城厢安宁,故命名为“来凤门”。

正东门,位于震卦,《说卦者》:“震,动也。”《易》:“万物出乎震”。万物萌生,春天伊始,故取名“宜春门”。

东南门,位于巽卦,《说卦者》:“巽,入也”,故名“迎秀门”。

正南门,位于离卦。《说卦者》:“离,丽也”,青弋江在正南面,似长虹横卧,景像壮丽,得名:‘长虹门”。

南 东门,位于巽卦和离卦之间,《易·贲》:“文明以止,人文也”,“金马玉堂”原指汉代的金马门和玉堂殿,后来代指翰林院,亦指文人荟萃之处。诗仙李白受唐 玄宗召见时,就有这样的诗句“晨入紫禁宫,待诏金马门。”宋代欧阳修也有诗作:“金马玉堂三学士,清风明月两闲人”。南东门为县学所在地,取名“金马 门”,寓意莘莘学子们都能登堂入仕。再者,“金马”二字又取荆山的谐音“金”和白马山的“马”,字表和内涵精妙结合。

 正西门,处兑卦。《说卦者》:“兑,说也。”《易·说卦》:“和顺于道德而理与义。”此门为芜湖巨贾阮弼捐资所建,为德义之举,所以取名“弼赋门”。

城内的河渠沟涵与青弋江相通,水流必须穿过城墙,所以在南墙西段设了两个水门(水关),样式与城门基本相同,门扇则是与门洞高宽相等的铁栅栏。偏东的叫“上水门”,偏西的叫“下水门”。清代咸丰战乱,城墙被毁,两个水门成了人行便道,但上、下水门的名称一直沿用下来。

清代芜湖城基本延续了名城的格局,未做大的改变,顺治十年(1658)、乾隆十年(1745)两度重修,芜湖城“参差城郭,接烟火与万家;络绎舟航,揽风涛于千里”。咸丰兵燹,使城区损毁过半。同治三年(1864)加固维修了三面城墙。光绪二年(1876)签订的《中英烟台条约》,把芜湖列为通商口岸。此后,随着米市的繁荣,外国经济、文化和宗教的传入,芜湖城不断向长江沿岸扩展。民国二十一年(1932),拆除城墙,辟为环城马路,至今古城内还能看到用城墙砖建造的房屋。

智者创于前,能者踵于后。古人医高深的智慧和远见卓识,为我们选址、营造了芜湖古城,从仅存的部分古城中,我们依然可以领略到先人的智慧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光辉。